清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中国小麦期货市场故事日喀则

发布时间:2020-10-18 22:58:24 阅读: 来源:清水泵厂家

中国小麦期货市场故事

年后中美小麦期货一起狂飙,但在常常互不理睬的中外粮食市场上,中美两国看似一致的表现背后,却各有各的故事。

看不懂的期货行情

“之前外盘涨的时候里边不涨,而这次外边涨里边也涨。”看不懂中国小麦期货市场的郑先生表示,自己近期不会再回到期货市场,“还是炒股票心里踏实点儿”。

买,或者不买,小麦期货都让郑先生郁闷不已。

他是从证券大户转战期货市场的。

去年8月,在看到俄罗斯禁止谷物出口的消息后,他敏感地在郑州商品交易所对小麦期货投下重注,理由是,国际性小麦供需缺口必将影响到期货价格,并迅速带动国内市场价格的上扬。

没想到算盘落了空——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小麦价格短短数月上涨近80%,郑州小麦期货却一直不愠不火。

等到1月,郑先生终于痛下决心撤离,却又与一波突然的行情失之交臂:短短十多天里,盘整了几个月的小麦期货价格突然发力,从2700元/吨突破到了3100元/吨,创下了小麦期货合约上市以来的最高价。

此时,芝加哥交易所的小麦期货价格也在前期高位回落后连续拉升,创下近30个月的新高。

“之前外盘涨的时候里边不涨,而这次外边涨里边也涨,”郑先生连呼看不懂,打算近期不再回到小麦期货市场。

不过,对于更专业的期货投资者来说,这早已是许多人共同的选择。“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关注小麦期货了,”一位期货公司研究人士向记者表示,“业内人士都知道,国储粮摆在那里,哪儿轮得到我们去炒?”

实际上,不管国际粮价如何“风吹浪打”,以大量国家储备和市场相对封闭围特征的中国主粮市场——包括小麦在内——基本在政府的掌控之中。

2011年2月4日,安徽濉溪县马乡村李广德家里小麦部分旱死。这次中国北方大旱,是期货市场最重要的炒作题材。

政府支配的封闭市场

在控制粮食储备之后,中国粮食市场不大受外部影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政府通过进出口配额管理形成的封闭粮食市场。

中国小麦、玉米、稻谷进口量不足国内粮食总产量的1%,主要粮食品种基本自给自足,国内粮食价格变动基本不受国外市场的影响。

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无粮不稳”就是中国政治决策者的核心治国理念之一。

而与这个理念相配套的,是对中国这个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的大国的国家粮食安全的超常看重。

正因为如此,虽经上世纪90年代粮食改革的反复,中国的粮食市场基本维持了政府支付储备费用,以中储粮等国有粮库和国有粮食企业掌握主要粮食储备的市场结构。

2010年12月底,中国总理温家宝在考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期间特别表示,目前中国粮食储备接近2亿吨,小麦、稻米和玉米储备都很充裕。

市场的判断与此一致。在经历了连续7年的丰收之后,政府控制的储备粮已达到历史高峰。据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粮食分析师马文峰推测,到2010年底,政府掌握的粮食储备,至少还有5300万吨,足以平抑市场价格的恐慌性上涨。

近期的市场走势也证实了多位分析师的这一判断,郑商所硬麦1109主力合约在2月9日创下2470元/吨的高点后,随即因担心政府开仓放粮,陷入缩量盘整之中。

在控制粮食储备之后,中国粮食市场不大受外部影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政府通过进出口配额管理形成的封闭粮食市场。

这个政策逻辑不难理解。“目前全球年粮食贸易量仅相当于我国年粮食消费量的四成多。”这是国家粮食局局长聂振邦在2010年春节华北大旱、小麦期货大涨之后透露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国际市场的这些粮食,比如小麦,主要控制在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手中,而这些西方国家与中国的政治关系又不稳定,甚至一度敌对。

关乎超过13亿人口生死存亡的中国粮食供给,依靠国际市场显然难以令人放心。这方面前车之鉴不是没有。

2007年前11个月,由于国际市场价格上涨,中国的玉米出口量同比劲增85.3%至487万吨,大豆出口量同比增加23.8%至40万吨,大米出口量微升5.8%至113万吨,小麦出口量翻一番至185万吨。

伴随着迅猛的出口,2007年10~11月期间,小麦销售价一吨差不多涨了100元。

为了降低国际粮食市场大起大落对中国粮食市场的负面影响,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强了对粮食进出口市场的控制。

2007年12月政府陆续取消了粮食及其制粉出口退税,对小麦、玉米、稻谷、大米、大豆等原粮及其制粉共57个产品征收5%~25%不等的出口暂定关税,对小麦粉、玉米粉、大米粉等11个产品实行出口配额许可证管理。

2010年8月,在国际粮价因粮食出口大国俄罗斯宣布禁止粮食出口而大涨之后,发改委专门出面平息国内恐慌情绪,透露中国小麦、玉米、稻谷进口量不足国内粮食总产量的1%,主要粮食品种基本自给自足,国内粮食价格变动基本不受国外市场的影响。

这些措施无疑是有效的。在2010年国际麦价因俄罗斯火灾而禁止出口后,全年上涨近45%,但国内麦价仅上涨5.1%。

而与此同时,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尽管经历了春天的西南大旱等大灾,2010年中国粮食产量增长2.9%,至5.464亿吨,连续第七年实现产量增长。

政府对粮食的重视并未因此放松。就在郑麦期货创下历史新高当天,国务院便部署了冬小麦抗旱补助等十项措施,还公布了10年4万亿的水利投资计划。

对此,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认为,国务院高调保证增产会议的决策,是保障供给和管理通胀预期的重要措施。

2011年1月开始,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农产品期货价格连续多日上扬,直到2月中。

美国小麦的“中国故事”

2009年中国同样发生春旱,但国际市场小麦期货价格却温和下降,而2011年春旱的规模甚至小于往年,但却在大洋对岸引起小麦期货市场的狂飙。

虽然这次中国与美国小麦期货涨在了一起,但由于中国封闭而受政府支配的粮食市场,中国与世界小麦市场却各有各的“涨法”。

如果说中国的小麦价格,由于有着国储体系这个“粮食央行”的有效管理,还处于可控制范围内的话。国际小麦价格的“金融化”更加微妙而复杂。

长沙市看皮肤病专科医院

白癜风研究所地址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银屑病好